安阳叁十五周岁孕妇服毒自杀:疑遭网贷催债威迫“威迫”

安阳叁十五周岁孕妇服毒自杀:疑遭网贷催债威迫“威迫”

图片 1

11月12日,内江市威远县连界镇36岁孕妇叶某在将3岁儿子托付给婆婆,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万元债”后,喝下一瓶农药自杀身亡。其去世后,警方发现她生前笔记本记有12家网贷公司名字,家人也相继接到多家网贷公司催收电话,甚至有的还以孩子相逼,为此家人怀疑她生前可能遭遇网贷催收“恐吓”。

据成都商报客户端11月16日消息,11月12日,内江市威远县连界镇,36岁的孕妇叶某将3岁儿子托付给婆婆后,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万元债”,喝下一瓶农药自杀身亡。

叶某丈夫收到的网贷公司催款短信

图片 2

叶某去世后几天,其家人相继接到多家网贷公司的催收电话,称叶某此前的网贷未按期还款。家属以叶某的名义与对方联系索要借款凭证无果,不愿还款,网贷公司催款人员随即发信息称:“孩子那么可爱,不想他出什么事吧。”

图片 3

11月19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叶某家属处了解到,此事经报道后,家属接到的网贷催收电话明显少了,每天最多还有两三个,甚至有催收公司在了解到叶某已服毒身亡后称“钱不要了”。家属还发现,叶某在去世前不久申办的一张信用卡透资了近2万元,并在亲戚处还有欠债。尽管目前尚无叶某欠债的明确原因,但家属回想叶某生前所为后推测,叶某之所以欠债,很可能是因为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的“红包赌博”至少一年多。

为此,家属认为网贷催收人员存在“恐吓”行为,他们甚至怀疑叶某自杀前就曾遭到网贷催收“恐吓”。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图片 4

目前,当地警方仍在调查处理此事。

自杀:孕妇喝农药自杀身亡,留遗书称在外面欠了很多钱

叶某家属以叶某名义与自称“金融金汇”公司的工作人员的对话截图 叶某家属供图

图片 5

自4年前结婚后,叶某一直住在连界镇上,偶尔回到离场镇约4公里的婆婆家生活。丈夫李某是一名货车司机,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在外跑车,待在家中的时间很少。“我们有个3岁的儿子,她主要待在家中带孩子,我妈他们也偶尔到镇上住上一段时间。”李某说,今年10月,妻子又查出怀孕,自杀时已有2个月身孕。

11月19日,内江威远县连界镇,3岁的小军在家人陪伴下,度过了3周岁生日。然而,这次生日宴,他的妈妈却缺席了,家人甚至不敢在他面前提及“妈妈”二字。

▲叶某家属以叶某的名义与名为“金汇金融”的网贷公司催收人员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11月12日10时许,叶某带着儿子回到婆婆家。叶某的婆婆林某回忆称,当时,她在屋后的地里干活,叶某带着孙子找到她。“她给我说,让我把孙子带着,她在外面欠了很多钱,有七八万,活不下去了。”林某说,她问媳妇为何欠钱,但媳妇却让她瞒住欠钱的事,不瞒住要被打死。“她还说自己买了农药,说完孙子就先往家里跑,我们也跟着回了家。”

一周前,小军的妈妈叶某将他托付给奶奶,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万元……活不下去了”,随后不久便喝农药自杀身亡。更让人惋惜的是,叶某此时还怀有2个月身孕。

事件曝光后 催款电话明显少了

回家后,意识到可能出事的林某觉得应该尽快联系儿子。“我想给儿子打电话,但我只接得来电话,打不来。”60多岁的林某称,她便赶紧跑出去,找附近的村民帮忙打电话。半小时后,等她打通电话返回时,媳妇已躺在家门外快不行了,孙子则在一旁拉着妈妈的手。

轻生之前,叶某写下两封遗书称自己“被骗”欠债,笔记本上还记着12家网贷公司名字。她去世后,家人不仅接到多家网贷公司找她的催款电话,还发现她不久前偷偷申办的一张信用卡透支近2万,且在亲戚处借了钱。事后,家属以叶某的名义与网贷公司联系时,有催款人员直言要去找叶某儿子,还发信息说“孩子那么可爱,不想他出什么事吧”。

11月19日,是叶某儿子3周岁的生日,家人给他过了生日,舅舅还特意给他买了一个蛋糕。小孩十分高兴,家人在他面前根本不敢提及“妈妈”两字。

当时,李某正在宜宾。得知消息后,李某的妹妹和姐姐先后赶来,同时通知120救护人员赶往现场。李某的姐姐称,当天下午1点过她赶到现场时,弟媳还睁着眼睛,手上还有温度,他们在现场找到了喝空的农药瓶子。待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后,叶某经抢救无效身亡。

多位家属还反映,叶某欠债疑因沉迷“红包赌博”。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此事。

“打来电话催账的,少了很多,比最初平静多了。”叶某的丈夫李某说,在成都商报客户端16日报道此事前,他和家人深受其扰,还有网贷公司在催款时以孩子相逼,“恐吓”他们。但16日晚起,他们接到的网贷公司或催款公司的催款电话便明显少了,每天最多两三个电话,但对方都比较客气了。“之前‘恐吓’我们的那家公司的人,再也不打电话和发信息来了,我们给他打电话过去,他也不接了。还有几家之前催款的也不打电话来了,应该是他们看到了报道。”

图片 6

悲剧:

李某说,在最近3天接到的六七个催款电话中,还有一家催款公司在得知他妻子已自杀身亡后,表示“钱不要了”。“有一家还说,只让我们还本金,不要利息了,但他们都不提供借款凭证。”

叶某家属以叶某的名义与名为“金汇金融”的网贷公司催收人员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孕妇喝农药身亡

图片 7

事后,叶某的家属报了警,并在家中找到叶某生前留下的遗书。当地派出所到场询问后,带走叶某被密码锁住的手机、遗书、笔记本等相关遗物和农药瓶。

留下遗书称欠了很多钱

去世前不久还申办信用卡透支近2万

叶某的父亲和丈夫介绍,叶某留下的两封遗书分别是写给他们两人的。遗书中,叶某在表达内疚和道歉的同时,称自己被骗了,在外面欠了很多钱,但不敢给父母和丈夫说。“她还在遗书中说,自己一个多月前便准备好了农药。”

自从4年前结婚后,叶某就成了一名家庭主妇。丈夫李某是一名货车司机,平时大部分时间在外打工或跑车。“结婚后怀孕生小孩,她就在家里带孩子,我爸妈偶尔也到镇上住上一段时间。”李某说,今年10月,36岁的妻子又查出怀孕,自杀时已有2个月左右身孕。

对于叶某为何欠债,到底欠了多少钱,家属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叶某住所附近的居民对于此事,也不愿提及。据李某介绍,18日,当地警方对叶某生前接触过的部分人进行了调查走访,但至今暂无进展。

11月15日,家人将叶某埋葬在老家。警方证实,叶某确系喝农药自杀,“遗书”中有欠债和农药在一个多月前准备好等内容。

然而,就在一家人都在期待第二个孩子出生时,11月12日这一天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阴影。叶某的婆婆林某回忆,当天上午10时许,叶某母子一起来到她家。“她让我把孙子带着,说她在外面欠了很多钱,有七八万,活不下去了。”林某说,她问媳妇为何欠钱,媳妇却让她瞒住欠钱的事,“她还说自己买了农药。说完后,孙子就往我家跑,我们三个就一起回了家。”

李某还说,除了此前接到的网贷公司催款电话称叶某在网贷公司欠了钱,家属在清理叶某遗物时还发现了一张信用卡。在料理完叶某后事后,家人前往银行查询发现,该信用卡于今年9月办理,10月20日透支1.94万元。此外,他们还了解到,叶某去世前三四个月内,还挪用了婆婆借出去的5000元,向大姑借款4000元,并向其他亲戚借了几千元。但在事发前,叶某都让他们不能告诉她的家人,所以李某及叶某的父母等都不知道情况。这也得到了叶某父亲的证实。

催债:家属接到多家网贷催收电话,贷款1000至4000不等

“我想可能要出事,就想给儿子打电话,但我只会接电话,不会打电话。”60多岁的林某称,她赶紧出去找附近村民帮忙,然而等她找人打通电话回家后发现,媳妇躺在门外快不行了,孙子在一旁拉着妈妈的手。

回想过去两年多妻子的行为,李某认为,妻子之所以欠债,很可能是因为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的“红包赌博”。“去年和前年,她爱打麻将,但最多打5块,输赢应该也不大。”李某说,尤其是前年,妻子不仅将家中1.4万元存款用了,他每月4000元左右的工资也基本“月光”。“但当时娃儿小,要吃奶粉,消耗也大。我在2016年初从新疆打工回来后发现他打牌数钱后,便开始自己拿着工资,每月给她2000块生活费。”

叶某自杀当天下午3时许,李某在从宜宾赶回老家途中,接到一个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安徽池州的电话。“对方报了我的名字和我老婆的名字,说我老婆在他们那儿订了一个包裹,但联系不上我老婆,希望我联系老婆去取。”李某说,但他向对方表示自己去拿,并询问在何处拿包裹时,对方却说他妻子知道。“我当时以为是骗子,就没管了。”

当时,李某正在宜宾,得知妻子轻生的消息后,他和妹妹、姐姐先后赶回家,120救护人员也随后赶到。李某的姐姐说,当天13时10分许,她到场时,弟媳睁着眼,现场有个空的农药瓶。120救护人员赶到后,叶某经抢救无效身亡。

图片 8

然而,13日起,叶某的丈夫、父亲、丈夫的姐姐和妹妹等相继接到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北京、江苏、天津、广东等地的电话。“大概有6家网贷公司说,她之前在网上向这些公司贷了款,少则1000元,多则4000元。”叶某的亲属说,对方打来电话称叶某借钱逾期,联系不上她。然而,当他们向对方索要借款凭证时,有的只发来借款日期、金额等内容,并无借条、合同等凭证;有的称需要先通过支付宝或微信还款,方可拿到凭证。

事后,叶某的家属报警,并找到了叶某生前留下的遗书。当地派出所到场询问后,带走了叶某的手机、遗书、笔记本等相关遗物和农药瓶。叶某的父亲和丈夫介绍,两封遗书是分别写给他俩的。遗书中,叶某在表达内疚和道歉的同时,称自己被“骗”,在外欠了很多钱,但不敢告诉父母和丈夫,希望丈夫将自己对儿子的那份爱加给儿子,并提醒丈夫带儿子去打预防针和体检。“她还在遗书中说,自己在一个多月前便准备好了农药。”

▲叶某家属接到的催收电话

图片 9

11月15日,叶某的遗体被安葬在老家。警方证实,叶某确系喝农药自杀,“遗书”中有欠债和一个多月前准备好农药等内容。

欠债疑因沉迷“红包赌博”至少一年多

叶某家属收到的短信。

催债:

“去年一年,我都在新疆打工,但我和岳父都在劝她少打牌。”李某说,但在今年初春节回家时,他突然发现妻子经常拿着手机抢红包。春节期间,妻子声称是在亲戚群抢红包,但同在亲戚群的他却经常收不到红包。向亲戚等了解后,他被拉到了一个有一两百人的微信“红包群”,发现妻子在其中。“红包群就是别人发一个红包,然后设一个尾数,抢到红包且中了尾数的便罚红包总额1.5倍的金额给发包人。比如发红包的人发一次红包,分为5个,总额30元,设置尾数7,抢到尾数7的人,便罚45元给发包人。”

李某等提供的电话录音、短信及微信信息显示,13日以来,有金汇金融等多家网贷公司联系叶某家属,更有人自称是专门的催债公司,称叶某此前在网上贷款,每家公司贷款金额在1000至4000不等,还款日期则集中在12日至15日。

笔记本记着12家网贷公司

“当时,她抢的红包都是10块或20块的,输了便罚15块或30块。”李某说,发现妻子在玩“抢红包”后,他也试着玩了一会儿,但抢了几个红包,他便输了500多元。“我认为这就是‘红包赌博’,所以赶紧退了,也让她不要玩了,但她说自己不打牌了,而且就在春节期间玩几天,抢点小的,即使输也输不了多少钱。”

“我们这两天接了太多这样的电话,我怀疑是被催收的人用了‘呼死你’软件。”16日中午,李某说,为此,他已将手机设置为免扰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