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港捕鲸船设施往往遭窃 捕鱼者希望警察方尽早破案

龙港捕鲸船设施往往遭窃 捕鱼者希望警察方尽早破案

2月16日消息:开春过后,出海渔船又开始繁忙起来。但是最近,龙港镇下埠渔港码头的船老大们却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船上的电瓶、雷达、电讯设备常常被小偷盗走。

核心提示:明天就要开海了,在沉寂了三个月后,山东青岛沙子口渔港的渔民们再次躁动起来,他们盼望着9月1日早点到来,好到海上赚个好收成,他们也期待着码头重现往日的繁忙景象。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1
开海前的情景。
图片 2
明日开海鲅鱼对虾黄花鱼成主力

船老大杨细台的渔船前些天就被小偷光顾过,刚换了新的电瓶。现在他一到渔船,都会第一时间先检查电瓶,生怕又被小偷偷走。他介绍,开春过后,下埠渔港码头已有10多艘船失窃,损失不说,还影响了他们出海作业。

图片 3

明天就要开海了,在沉寂了三个月后,沙子口渔港的渔民们再次躁动起来,他们盼望着9月1日早点到来,好到海上赚个好收成,他们也期待着码头重现往日的繁忙景象。昨天,记者赶到沙子口渔港探访开海前的情景。

买个新电瓶要花上1000多元,船老大们心里都不是滋味。不少船老大反映,去年下半年开始,船上就不时遭遇窃贼,到了年底越来越猖獗。过年那些天,渔船没有出海,等渔民开春过来后,不仅电瓶,有些船上连雷达、电讯设备也被偷了,所有渔船的损失算下来共有上百万。有些渔民为了防贼,安排了一些人值班,但效果也不明显。小偷都在下雨天和凌晨下手,让人防不胜防。

开海前的情景。

探访>>>

船老大曾向龙港边防派出所报过案,但小偷一直没有被抓到。船老大们说,渔港码头的大门夜间都一直开着,尽管雇了个门卫,但防范起来仍很困难。眼下,不少船老大一方面希望弄个摄像头,监控夜间情况;另一方面希望公安部门能抓住小偷,除去他们这块心病。

图片 4

今年收鱼船少了一成

明日开海鲅鱼对虾黄花鱼成主力

沙子口中心渔港港区内停泊着数十条木制、钢壳材质的渔船,岸上不少渔民正在往船上装卸塑料桶、塑料筐,还有的在修船补网,渔船上的人则忙着调试船内设备。一名渔民告诉记者,去年公司有4条钢壳、4条木制收鱼船,今年船老板各卖掉了两条,船总数少了一半。

明天就要开海了,在沉寂了三个月后,山东青岛沙子口渔港的渔民们再次躁动起来,他们盼望着9月1日早点到来,好到海上赚个好收成,他们也期待着码头重现往日的繁忙景象。昨天,记者赶到沙子口渔港探访开海前的情景。

沙子口渔港管理处副主任郝振海说,沙子口渔港内停泊的主要是收鱼船,明天开海后,预计出海的收鱼船有72条,比去年少了8条。“2009年,我们这里的收鱼船达到最高峰,有98条,以后是逐年下降。”郝振海说,有些船老板因为经营不善卖掉收鱼船,还有3条收鱼船是因为使用了10多年,被船老板淘汰了。“这些年来油钱、渔民工资都在上涨,海洋资源日益枯竭,逼得一些船老板改行了。”

探访>>>

记者随后从崂山区海洋与渔业局了解到,去年崂山区有大小渔船1400多条,今年减少到800多条,其中大部分拆掉了,因为此前8月20日一些流刺网渔船已经出海,预计明天大约有近百条渔船出海作业。

今年收鱼船少了一成

讲述>>>

沙子口中心渔港港区内停泊着数十条木制、钢壳材质的渔船,岸上不少渔民正在往船上装卸塑料桶、塑料筐,还有的在修船补网,渔船上的人则忙着调试船内设备。一名渔民告诉记者,去年公司有4条钢壳、4条木制收鱼船,今年船老板各卖掉了两条,船总数少了一半。

每个船老大有“三急”

沙子口渔港管理处副主任郝振海说,沙子口渔港内停泊的主要是收鱼船,明天开海后,预计出海的收鱼船有72条,比去年少了8条。“2009年,我们这里的收鱼船达到最高峰,有98条,以后是逐年下降。”郝振海说,有些船老板因为经营不善卖掉收鱼船,还有3条收鱼船是因为使用了10多年,被船老板淘汰了。“这些年来油钱、渔民工资都在上涨,海洋资源日益枯竭,逼得一些船老板改行了。”

“我们当船老大的有‘三急’,不出海着急、收不着海货着急,返航更着急。”记者先后采访了多名船老大,聊起工作时,鲁崂水0838号的船老大老纪这样总结。49岁的老纪是城阳人,当渔民10多年了,原先有自己的渔船,因为挣钱太少卖掉渔船,两年前来到沙子口给人当船老大。老纪说,休渔期的3个月里,自己每天都很着急,一直盼望着早点出海,离开海还有一周,老纪就带着6个渔民上了渔船做准备。

记者随后从崂山区海洋与渔业局了解到,去年崂山区有大小渔船1400多条,今年减少到800多条,其中大部分拆掉了,因为此前8月20日一些流刺网渔船已经出海,预计明天大约有近百条渔船出海作业。

老纪说,他驾驶的这条渔船是150马力的,为了这次出海光冰块就准备了14吨,油料两吨,淡水两吨,此外还准备了香烟五六条,这些香烟是用来跟捕鱼作业船的船老大搞好关系的。“等到了海上,我会更着急,这么多收鱼船都在抢货,除了凭关系,还要看谁的驾驶技术高。收完了海货,我还要着急返航,越新鲜的海货越能卖个好价钱。”老纪说,“我们这一趟出海光成本就要两三万元,要是收不到三万以上的海货,那就赔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