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与残败交织的吴哥之旅:波兹南一

踏上这片土地前,我不断借助书籍去构想逝去的真腊帝国:6月繁夏,密茂棕榈树遮掩着通王城(Angkor
Thom),神情肃穆的武士骑着落败的战象缓缓穿过城门,嗷嗷之声唤醒夹道相迎的麻木国民。疲倦不堪的国王轻舒气,无力地跪在巴戎寺(Bayon
Temple)直到夜幕笼盖整个寺庙。难道毗湿奴不再搭理国民如此虔诚忧伤的祈祷?疲倦不堪的国王下旨迁都到遥远的洞里萨河河畔,离开久居的须弥山,留下众神之庙与竹木搭建的皇宫。皇宫后来化为朽木而不复存在,仅剩孤独的神庙。

话说电视开播前总得插播广告的是吧,嘿嘿~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柬埔寨

我寄希望于用诚心去领略逝去的盛世,在吴哥尝试徒步、打坐、静思,却远远触及不到。最后竟留下梦魇,不断复现内蒙古黑水城的场景:残破城墙与覆钵式佛塔守护着西夏国曾经的盛世风采与如今的残败不堪,有天它终究会土崩瓦解,消失在茫茫沙海中。或许这也是吴哥窟的宿命。

之前几篇请戳: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金边

第一天:北京>吉隆坡>金边> Royal Palace

序:

独立纪念碑

从吉隆坡转机到金边,已经是下午时分。出海关后,才意识到自己对这座城市一无所知,茫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便应一位tutuk司机招呼先到市区,可一路上的景象却让我怀疑顿生退意:tutuk开过路面扬起的扑面尘土、比北京二环更堵的乡村公路、破落的首都。司机最后把我放到Royal
Palace。

行前准备篇:

中央市场

有幸跟着国民观看国王出宫的场景,人潮涌动却又如此肃穆。有幸跟着国民观看国王出宫的场景,人潮涌动却又如此肃穆,直到国王车队拐弯消费后,皇宫广场瞬间又进入小市民的广场:卖水卖冰激凌的小摊贩,喂养鸽子的市民,悠闲踏着拖鞋的僧侣,携手而过的情侣,以及好奇的游客。幸亏大学期间接触过世界史,国王多次拯救国民于为难之间,于是即使国王不掌握实权,他们仍然万分崇拜感激。可以想象,西哈努克走之时,国民的悲恸心情。后续在金边的行程,不断遇到这位亲民国王的巨幅身像。

食、住、行篇:

发表于 2011-06-04 14:52

2011.2.10 星期四
出了皇宫往南走就是柬越友谊纪念碑广场,途中经过了一个佛学院,大门正对着的主路两侧站着两排色彩艳丽的“人像”,觉得很有意思,看到门口没有门卫,就径直走进去看了看。
路的一侧有几座新建筑,门口还停着2、3辆很时髦的车,开始以为这里是政府机关,但看见周围不少身穿袈裟的僧人在走动,才确定这里应该是个学校或学院。
彩色人像旁边还有头“狮子”,没人讲解还真弄不懂它们的含义。
佛塔下的3头大象,寓意着什么?权利、财富?是诸神之王因陀罗神的坐骑吗?
和这位年轻的僧人聊了几句,看到周围他的“同学”总是在向这边张望,我生怕说错什么,或会犯什么忌,就赶忙结束了“交谈”。
走出佛学院来到对面的广场,这时晚练的人们已开始手舞足蹈了。
和北京街心公园里扭秧歌的人一样,有一个卡式录音机放着音乐,所有的人都跟着音乐跳起来;人群中还有不少年轻人。
广场正中央立着1970年建造的柬越友谊纪念碑(Cambodia-Vietnam Friendship
Monument),在1978年柬越再次爆发战争中它曾被推倒。纪念碑上的柬埔寨、越南两国国旗
我曾经认为按中国给柬埔寨几十年来的无私援助,柬埔寨应该把中国当作最好的朋友,非也。在皇宫里,当地导游说,整个柬埔寨人都非常非常感激越南人,因为是越南军队让他们摆脱了红色高棉时期那“惨无人道”、“暗无天日”的生活,那段经历让无数柬埔寨人无法忘却。据记载在那3年中,600万柬埔寨人被屠杀了200万,所有医生、教师、商人、僧人和有知识的人都被拉到集中营折磨至死。城市被取消,家庭被拆散,夫妻一周见一次面,所有私有财产都被没收;关闭了银行、学校、医院、工厂、寺院,禁用书籍和印刷品。
没死的人要完全按照国家的意愿生活。导游说当时结婚对象也是国家分配的,个子高的配个子矮的,漂亮的配难看的,胖子配瘦的,做到了绝对的公平,如有不满或反抗第二天就会被处死。他父母就是这样被配对的。
电影《战火屠城》(The Killing
Fields,又叫杀戮之地)讲的就是那段历史,有的场景看了让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纪念碑前的雕像,两国的士兵守护着妇女和儿童。
广场南边是一片宽敞的绿化带,这也是金边的市中心。坐在独立纪念碑旁看着便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等待落日。
开始以为这些在路上匆匆忙忙行走的人是游客,后来才知道都是当地居民,他们在围着绿地徒步锻炼,老年人、年轻人都有,仨一群俩一伙的还打招呼,应该是常来的熟客。围着广场爆走的人越来越多,这儿人的生活水平显然比暹粒等地要高多了。柬埔寨大多数地方的人还在为温饱而奋斗,而这里的人则在努力提高生活质量。
绿化带尽头是建于1958年的独立纪念碑(Independence
Monument),它呈莲花蓓蕾形,立于诺罗敦大道(Norodom
Boulevard)和西哈努克大道(Sihanouk
Boulevard)的交汇处。它是为了庆祝脱离法国殖民政权和纪念在战争中为国牺牲的英勇烈士而建的。由柬埔寨著名设计师凡•莫尼旺设计,1958年动工兴建,1962年11月落成。每年独立节,柬埔寨国王或国王代表都在此举行庆典,来往的外国元首也会到这里献花圈。
纪念碑四周由栏杆围着,游人只能远看,不可近摸。和北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一样。
天色渐渐黑下来,我们也该回去了。广场边停了一溜儿tuktuk,随便叫了一辆,他开价1.5美金,也没再砍,已经比白天的2美元便宜了。这时看到一对刚徒步结束的老夫妻也叫了辆tuktuk车,说了几句就上去了,我想他们坐可能不到1美金,也就2、3000瑞尔。
坐tuktuk车回到中央市场,那里已经关门了,围着它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像样的餐厅,只得往繁华、有霓虹灯的地方走,好不容易找到这家装修不错的餐厅,还是家华人开的,菜单上有繁体中文。一楼客满,二楼还没上客。装修挺别致,价格还算合理。2个人连菜带饭外加饮料7.1美金。
金边的晚上,路上摩托车很多,噪音非常大,空气污染严重,能闻到重重的柴油、汽油味,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
中央市场附近算是比较热闹的地区,个体商店卖电器、服装、烟酒的比较多,饭馆很少;中央市场6点关门后就没什么可逛的了。
我们住的酒店-金宫大酒店,名字不错,条件一般。房间临街,窗户隔音不好,晚上很吵,还好就一晚,将就一下喽。
更多照片和游记请访问博客: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那一刻,我感动深受,似乎也在疯狂地感念国王带来的希望。更为奇怪的是,故宫却无法给人类似的情愫,只是让人敬畏。

=========================================================

第二天:Killing Field > Independence Monument > National Museum
> Royal Palace > Tonle Sap River

金边作为柬埔寨的首都,自然不如暹粒那样简朴,传承着皇室血统的孩子必然头顶光环,所以在金边中心区域,随处可见金黄色的调调。

柬埔寨在20世纪便历经苦难,先后经过法国统治、日本侵略、国王掌权、越南入侵、红色高棉统治、国王登位、民主政府掌权等阶段。红色高棉是柬埔寨人挥之不去的恐惧历史,它如此恐怖恣肆以至于现在柬埔寨人还心存恐惧——因为它刚刚过去三十多年、杀人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按照估算,红色高棉期间全国被杀的人数至少达到三分之一。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金边只是此次行程的一个中转站。因此,我们的计划是暴走一日游!(其实也算不上暴走啦…)在景点方面自然得有所取舍,而对于许多人会选择去的诸如监狱博物馆、杀人场等与红色高棉相关的产物,偶们觉着两女生还是算了吧,据说还是有点恐怖的…而对于柬埔寨历史上的这段红色高棉,我总觉着还是看看那些美好的事物吧,呵呵…

Killing
Field足以佐证这段残酷历史:已发现的埋葬坑达到129个、尸骨超8000副,而全国类似于这里的埋葬坑不计其数。

D1
抵达金边,酒店checkin,lucky超市采购之后,沿西哈努克大道向前经过3条小马路,走路约5-10分钟后便可到达“独立纪念碑
Independence Monument
”。独立纪念碑傍晚便开始亮灯,晚上比白天看着更美!

一大早到街上招呼一辆tutuk,历时一个小时的扑面尘土与奔波终于来到Killing
Field。它始建于1988年,这一年我刚出生,这一年笃信佛教的柬埔寨人在恐惧与新生之间苦苦挣扎,要铭记这段历史是如此痛苦。他们便建了这座佛塔安放众多头骨,祈求逝去的人可以得永生。站在佛塔下,看到几百具摆放整齐的头骨,内心里感受不到恐惧,而是深深的哀伤。不禁脱下鞋,双手合十,低着头,沉重地绕着佛塔转三圈,祈祷逝去者永生。

图片 11

图片 12

D2 Central Market中央市场 — Royal Palace 皇宫Silver Pagoda银塔 —
National Museum国家博物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